九州娱乐网-www.ju11.net-九州娱乐平台官网

书巢中文网

正在加载中...
首页 > 书摘 > 历史 > 野史趣闻 > 明末八艳:中国式名妓的最后辉煌

明末八艳:中国式名妓的最后辉煌

2014/5/9 9:49:11 网络转载 点击: 1225次
陈圆圆
陈圆圆

  中国历史我最感兴趣的,是明末清初那一段,那个时代牛人最多,故事讲不完。煌煌两千多年的娼妓史中,只有那一段是最神秘、最引人、也最值得挖掘的。那是个“名士与名妓齐飞,才学共操守一色”的时代。在那个时代中,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世风日渐奢靡,衣着日渐华贵,歌舞日渐升平,人们大可鄙视以往儒家的那些清规戒律。名士阶层中治游成风,并以此为风雅之事。社会有了经济基础和一定的宽容度,使得明朝末年的青楼业达到了空前绝后的辉煌。同样,名妓的水平也是前无古人的,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这个时期的名妓,不能简单地认为是高级妓女,她们的所做作为,精神境界,都早已超出了名妓的范畴。由此,我想重新给他们一个概念,来定义他们的身份。

  给名妓起个新名词的想法,除了以上的原因,再有就是将名士与名妓相提并论有些不妥。名士不是有名的才子,而是有身份地位,有突出贡献,能影响时代的士大夫,有才有名仅仅是他的万千之一。名妓是有名的妓女。古代娼妓一词中,娼和妓,最初只是指一定技术和才能的女子。她们在高等的妓院中出了名气,都可以称作名妓。这类高等妓院,在八大胡同叫清吟小班,在《海上花列传》叫书寓。名妓相对的是“才子”、“文人”,而不是“士大夫”。

  古往今来的妓女中,李师师被皇帝宠幸,赛金花传奇性多了点,小凤仙跟对了人。唐代四大女诗人李治、薛涛、鱼玄机、刘采春中,李治和鱼玄机死得委屈,也差了点火候,她们还都停留在名妓的阶段。那么,再上升一个阶段用什么词来形容?也就是用什么词来和“士大夫”相配?用什么词来指代柳如是、顾横波、马湘兰、陈圆圆、寇白门、卞玉京、李香君、董小宛……?用“名妓”是不够身份的,她们要比名妓高,也比前朝的李师师,后来的赛金花、小凤仙要高。因为没有妓女能够像王微、梁小玉那样写出十几本著作,能像薛素素那样有“兰、书、诗、骑马、射弹、琴、弈、箫”十项全能之说。同样,十二金钗若只是妓女,这个模式也不会被搬入《红楼梦》;陈寅恪那样的史学大师,更不会单单在失明后为一位普通妓女做传。经过思考,我决定用“八艳”来代称,这个词不仅指那八位,也指到了与她们相当级别的女子。这个词的外延,包括了一切过寄生生活的侠女和名媛。

  往下开始本文就使用“八艳”,希望这个词能流行开。

  一、

  八艳是女中的士大夫,天下兴亡,八艳有责。我们读顾湄的词,李香君的诗,柳如是的尺牍,不像妓女所为,倒真有李清照、朱淑真、甚至后世顾太清的感觉。她们“超世俗,轻生死”,热心政治与时事。民国“五四”年间,上海有“青楼救国团”,妓女们停业上街,散发传单,要求释放被捕的爱国学生,晚明的八艳也是如此。如此说来,一旦妓女问了政就不再是妓女,就像秦淮四美、秦淮八艳、十二金钗们不是妓女,而是八艳。

  一个妓女问政的时代总是积极向上的。明代的叶绍袁说:“丈夫有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而妇人亦有三焉,德也,才与色也,几昭昭乎鼎千古矣。”名妓也可以有才与色,但她们没有八艳的德。正因为有了德,八艳才“几昭昭乎鼎千古矣”。从这个角度看,八艳多少还会兼有一些女公知的作用。比起唐代的薛涛和宋代的李师师,她们更有思想,动荡的时代给了她们发言和选择的机会。不过,说八艳是明代的女公知是不合适的,等于把她们看扁了。女公知远没有那个文化水平。

  八艳的生活与名妓是完全不同的。她们就是明朝的陆小曼、陈白露。不论是买是租,八艳们都是住在自己的私寓中,过着独身才女的时尚生活,和现在的职业女作家、女画家万般无二。她们与文士之间的感觉,就是有情人在一起,男的对女的说“抽屉里有钱你自己花吧”的感觉,只不过情人多一点罢了。对于多妾制的古人来说,他们对公共情人和交际花都持开放宽容的态度,毕竟那时梅毒还没传入中国并流行开来。

  明代北京的八艳寓所,位于前门西河沿、草场院和西瓦厂墙根下。崇祯年间,北京消减教坊乐户,这些乐户很多都流落到扬州去了,才使得扬州在明末清初成为举世瞩目的风月场所。而南京的八艳号称“京帮”,在苏州、扬州一带鹤立鸡群。八艳和名士的生活环境差不多,书房里都是摆着天然的条案,条案上摆着花瓶,里面插着花,案几上摆着清供。书柜、多宝阁。多宝阁里放着几件古玩,墙上挂着名人的字画,书柜上收藏着几部古书,屋角还会有放衣物的大樟木箱子。——要知道这个时代,北京的土窑子,都是临街的倒座房里,在墙壁上凿个窟窿,妓女脱光了在里面往外招手,做出种种下流的动作,就像是现在的发廊。男子们路过看到了便进去,会发现面前能排列一大排供挑选,又像是东莞洗浴中的金鱼缸。这里面还有“风马燕雀,仙人跳”之类的骗局,这类骗局在《二拍》中讲过,民国时连阔如又在《江湖丛谈》里详细揭秘了一番。妓女与八艳,彻底不是一个概念。

  八艳的这种生活方式是古代社会特定的。那时候文化是世袭制的,“出身不好”的女子,不论是罪臣之后还是被拐卖,进入青楼是她们学文化的唯一途径,也是在艺术上能有所创造的途径。出身是不能选择的,出身于娼家,哪怕是从良后仍被称作妓女,不是个人命运可以掌控的。我们把八艳看做妓女,而古人把她们看做名士。

  看对方是名士的人本身就是名士,看对方是妓女的人本身就妓女。面前有妓,心中无妓,这个道理是成立的。

加载中...
还可输入300
  • 发表评论
    图书信息 | 关于我们 |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Map | 帮 助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的作品,图书,资料大多来源于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申请撤文)。
    Copyright © 2014 BookNes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Www.BookNest.net 书巢中文网 粤ICP备11004718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