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娱乐网-www.ju11.net-九州娱乐平台官网

书巢中文网

正在加载中...

梦回乡村

文 / 一杆土烟

(第一章)

俺的哥们儿,俺的驴儿

一.哥们儿

“强哥,在家吗”,一只有点脏兮兮的小手急促的敲打着黄色的大门,仿似身后发生了天大的事儿要让门内的人知道似的,”等下、等下,马上来了”,里面传来一句青涩稍带成熟的回应,不到半分钟,门吱的一声开了,强子嘴里咬着半个还没吃完的馒头,牵着一只白毛中泛几点黄的老山羊,后面还跟着几只活蹦乱跳的小山羊,走了出来,看了我一眼,含糊的说了句:“走起!”于是我们两个一大一小,往村外面的草场走去,草场是以前人们收割完麦子,碾麦穗的地方,所以在中央的位置光秃秃很干净,几乎看不到一根草,但是距中心十米开外的草儿却是长得异常茂盛,一般五六个草场会连在一块,间隔几十棵大树,又会有五六个草场,草场的不远处会有几个水坑,那是我们小孩子最喜欢去的地方,我把驴子套在脖子的粗绳子一甩,兴奋的说:走,下坑去洗澡喽!”说完我就一路小跑溜到了坑边,边脱衣服边下水,其实也没什么好脱的,只有一件家里缝制棕色的裤衩,当时我还嫌不够潮,于是在赶集的会上,硬是缠着母亲花钱买了个黑色剪刀手的粘花,上面还有两个可爱的大眼睛,回家用熨斗在裤子上烫实,后来我总为自己的那个小小的设计而自豪,虽然是夏天,但坑里的水依然有点凉,所以为了避免这点凉,一下扑进水里是明智的选择,如果再扎个猛子,就更是不错了,屏气扎了个猛子,出水时使劲甩甩头上的水,手脚在水里乱却有节奏的摆动,仿似在跳一种奇怪的舞蹈,强子也跑到了坑边,利索的脱干净,也是一下扑到了水里,水花贱了我一脸,赶紧用一只手把水抹干净,两个人嘻嘻哈哈的开始了一天清闲的生活。其实我到现在都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和强子一起开始玩的,你看童年就是有点在无厘头的时候开始并进行着。早晨,勤劳的人们总会在昨天就计划好今天要做的事情,也就是太阳刚冒头,就陆续有人开着三轮车,车上载着一个或两个装水的圆铁桶,来坑边装水,不过不是去浇地,而是给地里的庄稼去喷药,三轮车几乎是每一个村民必备的家用品,有大有小,80后或90初的农家孩子,应该都记得几个农用三轮的牌子:时风,金蛙、巨力等。我家的是台巨力的三轮车,因为用巨力车的比较少,所以我更喜欢我家车的牌子,我就是喜欢独一无二。话说回来,只要一有三轮车过来装水,我们就只能游到远一点,水比较深的地方,可能这样不会被大人们一边打水一边看,自由一些,坑里的水很浑,在里面游泳根本看不到自己的脚,有时候我会幻想水下会不会什么吸血的蚂蝗或者可能别人扔的碎玻璃碎片,所以每一次用脚触底,都是小心翼翼,两人边游边讨论,怎么亚还没来,亚是和我同岁的,但是上学年级比我低一级,总觉得他是我弟弟的感觉,亚皮肤黝黑,我们也觉得他算是村里小孩中比较帅又比较有个性的一个,他虽然小,但是胆子很大,跟不认识的其他孩子,说话总是语气要强势很多,但是和我们在一块儿就从来不会,他后来救过我一命,我依然记得。正在讨论的时候,一个身影从高处的坡上,急速的奔跑下来,那脱衣速度也是神速,还没等反应过来,又是一大片水花溅到脸上。

洗完澡之后的三个人,无聊的躺在树荫下,这时候太阳已经有点刺眼,透过枝叶的斑斑点点洒在身上,光点明亮而没有温度,树上的知了们放肆的鸣叫着,仿佛整个夏天都是他们的,这时候最喜欢来一阵细微的小风,吹得整个人都散散的,就这样懒懒的躺着,知了的叫声仿佛也越来越小了,一切的一切都渐渐的远去,很奇特的是,这样迷迷糊糊的十分钟,就仿佛过了半年似的。“咱们玩夹颗挑担儿吧!”亚提议,我主动说:“你俩先玩,谁输了换我。”于是三个人做起来,强子拿着枯败的柳枝画出方框,内加四横四竖,大战一触即发,亚比较小,所以先手,其实棋局很枯燥,我一向不喜欢看别人下棋或者玩游戏,原因很简单,自己玩才有趣,但我有个好习惯,就是从小就明白观棋不语的道理,强子虽然大我们两岁,但是脑子不那么灵泛,眼看要输的节奏,“亚,你的蛋蛋撇在左边,风吹凉不凉。”强子一脸坏笑。“尼玛逼!”两个人风一般跑在操场上,前面嬉笑后边怒骂,我傻笑的看着他们,一阵微风吹过来,好惬意,蛋蛋凉凉的。

二.驴子

话说为何写驴子呢,因为这辈子估计和驴子是分不开了,虽然我是90后,但是那时的确有这么多的驴子驻扎在村子里,从何说起呢,先从“脑袋被驴踢了”这段说起,母亲讲,我听,脑袋上弯弯的疤告诉我,这是真的。我三岁的时候,一个黄昏,父亲把在棚子里憋了一天的老驴拉出来饮水,驴子喜欢打滚,就是先卧下然后四脚朝天的朝另一个方向翻滚,但是很难翻到另一边,偶尔翻过去说明这只驴活力很强,就是这样,我家老驴喝完水在夕阳下正在惬意的翻滚,还不时的低低的嘶叫两下,我和大我三个月的堂哥站在土房的门口,就是这么一幅充满浓浓农村气息的情景下,真不知道当时我奶喝多撑了,还是老驴水喝多了,我蹒跚的向着老驴的位置走去,不对,应该是向我父亲的位置走去,天晓得我人生第一个灾难已经开始降临,就在我慢慢逼近父亲的位置时,老驴回头一瞥,估计老驴看到我时,这厮心头一惊,位置刚刚好,蓄力已久的一蹄全力而出,顿时我这三岁的娃娃飞了出去,当时父母就吓坏了,父亲把绳子扔掉,双手把我抱起,我已经没了知觉,门头的一大片肉已经和骨头分离,隐隐约约都可以看到里面的白色的头盖骨,我母亲赶紧出门叫人用村子唯一的三轮车把我送医院,在车上,迎着风,父亲一直低头呜咽的抱着我,母亲相当镇定,没有掉一滴眼泪,就是这么镇定!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是我母亲亲口告诉我的。后来就是在医院消毒、缝了14针,输液、住院,医生说,这娃命大,这踢的上一点就是傻子,踢的下一点就是独眼。哎呀,看来我还得感谢老驴的脚法优秀,领先国足。我脑子真被驴踢了!

这驴生过两次娃,第一次是个灰色的小毛驴,记得是秋天的早晨,家里突然多了个小成员,居然是灰色的,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黑驴会生灰色的小驴子呢,呵呵!他其实是个很可怜的小家伙,因为还没有半年他就因为吃肥皂夭折了,一身灰色的毛,白白肉肉的嘴儿,希望下辈子投个好胎。第二个是头小黑驴,血统很正,我从没想过,16岁之前的假期都是这只小驴子陪我度过的,她是被惯着长大的,我带她吃草从来不束缚她,从而导致无数次我醒来,她已经在人家豆子地大快朵颐,这倔脾气,我拉她出来,还TM抬脚威胁我,你知道你老母为何被卖的吗,还不跟我出去,都不嫌丢人的。

黄昏时刻和哥们儿道过别,一人、一驴儿,西下的夕阳把影子拉的那么长,那么高,可绳子还是那么短,驴儿慢悠悠的走在我身旁,轻轻用鼻子蹭蹭我的手,使劲的喷了两口气,冲着家门口小跑过去,是渴了,还是回到家心里就踏实了。



还可输入300
  • 发表评论
    • 作品编号:41091
    • 作品类别:短篇 -> 小说
    • 发表时间:2015/4/18 14:27:24
    • 总点击数:345
    • 日点击数:1
    • 收藏数(0)
    • 评论数(0)
    • 分享到:

    作者简介

    作者笔名:一杆土烟
    这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编辑推荐作品

    小说最新作品

    小说月点击排行

    图书信息 | 关于我们 |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Map | 帮 助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的作品,图书,资料大多来源于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申请撤文)。
    Copyright © 2014 BookNes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Www.BookNest.net 书巢中文网 粤ICP备11004718号-4